谁跟我吃一个cp,给我产冷粮我就亲亲他!!

叶受only
乐叶>方叶>郭叶>吴叶>平叶>蓝叶

all出久


若欲购《不期而至》请私信我,还有一点余本。

关于

【方叶】宿醉引发的惨案

狗血傻白甜


就是爱我们猥琐方!


-

 “方锐。”

 

  “嗝……”

 

  叶修站在酒吧门口,看着眼前醉醺醺的方锐,一时不知道该干什么。

  

  林敬言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就知道方锐又给自己找麻烦了,可没想到会是喝醉了。

 

  叶修有些无奈地把方锐的胳膊搭到自己肩上准备把他拖走,谁知方锐一使劲把他推了开。

 

  “不用你扶……我要老婆!”方锐眯着眼睛退了几步差点坐地上。

 

  叶修一愣,“谁是你老婆。”

 

  方锐低着头沉默了一会,扬起头朝他笑。

 

  “叶修。”

 

  叶修看着烂醉的方锐,心情好了点,又把他拉过来,让方锐直视自己,“你看看我是谁。”

 

  方锐慢悠悠地把眼睛睁开,“嗝!老婆!”嘿嘿傻笑着扑了上去。

 

  叶修被他抱着,想脱身换个姿势也没法,只好挂着大型犬往家走。

 

  还没走几步,大型犬又复活了,攥着叶修白皙的手腕就往商业街跑。

 

  夜晚,商业街灯火通明,如果没有拉着他跑的方锐,叶修也许会有心思享受于h市美妙的夜景。

 

  叶修以为他想借着酒坑自己点钱买东西,就任了他的意思。

 

  我只想说老叶你简直太单纯了。

 

  当叶修一脸黑气的看着方锐拿着蕾丝内衣在自己胸上笔划时,他甚至想撤方锐一个嘴巴子。

 

  方锐像是一脸疑惑的样子,把内衣扔到偷笑着的店员手里,两手一抓叶修的平坦。

 

  “……咦?我老婆的胸被谁偷了……我要,拿气功,嗝……弄死他。”

  

  叶修忍无可忍的在方锐脑袋上留了一个枣,满脸通红的拽着他脖领子冲出内衣店。

 

  “方点心。”叶修把他拽离了商业区,站在离家不远的便道上。

 

  “到!”方锐像士兵报道一样立刻双腿并拢,脑袋仰的高高的。

 

  叶修现在要是有一把千机伞一定会把面前这个人以一堆方法弄死。

 

  “哥知道你猥琐,但是不知道你这么猥琐。”叶修抱着胳膊,恼火地看着他。

 

  方锐像是个做了错事的小孩子般低下了头。

 

  “行了,什么都别说了,今晚你给我滚客厅睡去。”叶修看了一眼方锐,准备先回家去。

 

  “……唔唔!”叶修刚转过身抬腿,就被方锐一个用力拉了回去,方锐狠劲把他拉进自己怀里,一手扣住他的后脑勺,在路灯暗黄的灯光中吻了下去。

 

  方锐是真醉了,他并没有听到过路女孩们的低叫声,另一只手不老实地顺着叶修的腰迹向下滑,滑倒柔软的臀部,顺势掐了几下。

 

  啪!啪!

 

  两个红手印留在了方锐脸上,一左一右还挺对称。

 

  “你今天就在外面流浪吧你。”叶修半捂着脸跑回家去。

 

  当晚,有邻居表示,深夜隔壁一直传来阵阵敲门声,还伴随着一阵阵哀嚎和道歉声,邻居多次劝说也无用,最终被屋内人拖进屋去才算解决。

 

  转天早晨,方锐头痛欲裂地缓缓睁开眼睛,就看见自家恋人瞪着俩大眼珠子看着自己。

 

  方锐不知道该说点啥,就盯着叶修脖子上的咬痕。

 

  “方锐。”

 

  “怎…怎么了。”

 

  方锐看着叶修一脸严肃地看着自己,眼神里带着恼怒。

 

  “你知道你昨天干什么了吗。” 

 

  方锐仔细回忆了一下,使劲摇摇头。

 

  叶修看他脑袋转的跟拨浪鼓似的,气乐了。

 

  “你喝醉了。”叶修把笑憋心里,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还问我你老婆在哪。”

 

  “后来带我去了女士内衣店,拿蕾丝内衣乱比。”

 

  “还说我胸被人偷了,要那气功杀人。”

 

  “你还在大马路上亲我,还捏我屁股。”

 

  “大晚上的扰民,我把你放进来你就咬我。”

 

  “咬我也就算了,还吐了我一身。”

 

  “方点心大大。”

 

  方锐听着叶修一条条列举自己的罪行,冷汗直往外冒。

 

  “老叶……”

 

  “你别跟我扯没用的,这个星期别想上床了。”

 

  叶修说完,留了个后背给他,继续睡觉。

 

  方锐一看这哪行啊,赶紧凑过去从后面搂住他。

 

  “不是,修修宝贝我错了,你听我……”

 

  “再碰我再加一礼拜。”

 

  方锐欲哭无泪地放开手,缩到床角,用自己猥琐的大脑思考对策。

 

  当然,他当天晚上就又爬上了叶修的床,把他操的说不出话来就是后话了。

 

  然后方锐这个月都没吃到叶修。

 

  哦,悲哀。


end.

 

  

 

评论(6)
热度(176)

© レモンのあ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