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跟我吃一个cp,给我产冷粮我就亲亲他!!

叶受only
乐叶>方叶>郭叶>吴叶>平叶>蓝叶

all出久


若欲购《不期而至》请私信我,还有一点余本。

关于

【all路】KING

-2-

 

转天,几人如约来到了路人家里,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狮子催的,一个个也都是准时到了。

 

几人围坐在圆桌旁,“那咱们开始吧!都互相认识了吧。”

 

虽说这店长和肥鱼并不常出现在b站首页上,甚至不过分的说粉丝也没有那么多,但是两人的鬼畜也算是经典中的精品了。好在这几个人也都是老人了,只有音乐区的kb欧漏两人不太认识,像柚子呀小日记呀都也知道这两个前辈了。

 

“那咱们开始吧。”说罢,狮子已经将那十一张扑克牌摞好放到了餐桌中央。

 

众人一个一个轮流取牌,也听到了细微的咒骂声。

 

“哈哈哈,你们落到我手里可算是倒霉了,我就是国王!!!”狮子开心的翻过了自己的手牌,明晃晃的king印在上头。

 

“靠,狮子你动手脚了吧。”kb有些不满的撑着腮帮子。

 

“哪有,我这运气对得起我肤色,一看就是欧洲人。”

 

狮子坐定,像是想到了些什么闷闷的笑了,“1号去厕所大声唱小星星,4号去窗口大喊‘国足进世界杯了’5号揉7号胸,如果是女生就反过来。”

 

这一通说下来几个人的温度瞬间下降到了极致,“翻牌子翻牌子,都别在那愣着。”

 

Kb先把牌翻过来扔了出去,“靠,老子怎么能是4号呢。”

哦漏叹了口气,“可能是遭报应了吧……”翻开牌,2号。

白鼠也笑了,“漏漏说的对,可是也许狮子中奖了呢。”翻开是6号。

 

店长无奈的把自己的牌翻了过来,众人一看,5号。

“店长不错呀,可以揉胸了。”痒局长嘲讽般的两指夹起扑克,赫然的3在上面。

肥鱼,柚子和小日记也翻了牌,均没有中奖。

 

这么一算来……

 

众人把视线投到了路人和狮子身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遭报应了吧狮子哈哈哈哈哈哈!!!”

“我靠!!路人还没翻呢。”狮子有些恼火的把最中央扣着的扑克翻过来,1号。

 

那也就是意味着……

 

路人慢慢的翻开了手中的扑克:7号。

 

瞬间房间里降了一个温度,除了心花怒放的某人。

 

柚子看着这尴尬的局面先出了口:“好惹,好惹都赶紧按顺序执行任务去吧。”

 

目送着狮子国王第一个离开了座椅,开了厕所门,进去,又关上。

3

2

1

捂耳朵!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猩——猩——”

不愧是灵魂颂唱狮,没听过的都已经倒在了桌面上,其他人笑的在地上打滚。

“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靠狮子你还敢再唱的难听点吗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错不错,已经po上网了。”局长挥了挥手机,看着一脸刚尽完食的狮子走了出来。

 

“kb你别太美,下一个就是你!”

Kb一听,脸绿了,闷闷的向窗口走去。

 

“哐!”

 

拉开窗户,

 

深呼吸。

 

“呼……

 

 

中国队打进世界杯了!!!!!!!!!!!!!!!!”

 

 

声音传出去没多久只听楼下“哐哐”两声,楼下一大嫂探出头来,“又是你,上次搁我楼上这小伙子家里录歌的那个,今天又发什么疯了,还让不让人活啊啊?!!”

 

Kb扯出一个抱歉的微笑,一个劲的说着对不起。

 

等回过头来看这帮损友,已经笑摊在了地板上。

 

“啧啧,又不是真打进去了,你们激动个啥。”kb装作高冷的样子坐到了椅子上。

 

“回来人家楼下大妈找我投诉来了,kb你别给我惹麻烦啊哈哈哈哈哈……”

 

“我靠路人你还笑……”

 

Kb无奈地看着笑得开心的路人,回想起了那次来路人家录歌的场面。

那是他第一次来A路人家里,意外的整洁倒是把他吓了一跳,“我还以为你家里得跟垃圾场似的呢。”

 

“上次粉丝送我的大/j/j/巧克力我还没扔呢,你吃吗。”

Kb笑了,“谁叫你非得接受粉丝送的礼物呢。”

“我又不跟你似的,网红哥。”

听着路人这一句一句的他心里倒是也挺明白的,路人粉丝那个时候已经比他不知多了多少翻,可是这人天生就这么温柔,这可能也是自己喜欢上这个人的原因吧。

 

两人录了神经病之歌,不知录了多少遍总算是成功了。这时候门铃响了,他看路人在喝水就径直去开门,一看一大娘。这大娘原本还没那么生气,一看见自己好像变得更生气了,“我就说我们楼上那小小子没那么淘好么原来是家里来了这么个大喇叭,知道现在几点了吗啊??晚上十点多了!还让不让人睡觉啊!!”他自己连忙给人家道歉,那大娘一甩门便下楼了。

 

kb听着屋内那人笑得开心,有些恼火的扑上去掐他脸,“笑了这么多遍还没笑够,怎么没把你笑死。”手感还不错。

 

“那也不行还是想笑哈哈哈哈……咳咳!咳咳咳……”这还真把自己给呛着了,kb赶紧端水过去一点一点的让他喝下去。看着没来得及咽下去的水珠顺着嘴角流下来的时候,kb污了。难免吗,还是大学生,光宿舍就都是老司机。

 

Kb拍了拍自己大腿,估摸着时间也确实不早了,就逃离了路人家,临走前路人还挽留了他一下,嘴上说着嫌脏,最后就是逃了。为什么呢,怕自己忍不住,年少轻狂嘛。

 

不知不觉已经盯着路人回忆了半天,几人也都复回了原位,“哟kb这被骂了还挺开心?”

 

Kb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翘起了嘴角,小脸一红,赶忙掩了笑意,“贱婢,看你刚在厕所唱歌也挺开心的,还说我。”

 

“切。”几人轻笑两声,把目光都投在了那两人身上。


tbc.


评论
热度(32)

© レモンのあ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