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跟我吃一个cp,给我产冷粮我就亲亲他!!

叶受only
乐叶>方叶>郭叶>吴叶>平叶>蓝叶

all出久


若欲购《不期而至》请私信我,还有一点余本。

关于

【王叶】富家子弟

#相声体#俩北京人儿说相声

时间线假装世邀赛结束,虽然按理来讲今年应该是第三赛季(大概)

 

-

(王叶两人分别从舞台两侧上场)

叶:过年好,过年好!

王:过年好!

王叶:大家过年好!!

(掌声)

 

叶:今天是三十儿,大伙都特别开心。

王:没错,看样子,您也挺开心?

叶:那可不!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新春活动时间了!

王:好么,您瞧,在这等着呢。

(叶修得意脸)

 

叶:刚才忘了跟大家介绍自己。

王:是。

叶:我叫叶修,叶子的叶,修身养性的修。

王:恩(四声),大家都认识。

叶:五冠在手,著名的荣耀教科书。

王:还挺自恋。

叶:在我身边儿这位呢,就是大名鼎鼎的王杰希。

王:是我。

叶:神奇的魔术师。

王:恩(一声)。

叶:大小眼微草爸爸。

王:我一猜就少不了这两句。

叶:叫你说我土。

王:还挺记仇。

(笑声)

 

叶:大家都知道,我们杰希大神那可是一个牛。

王:欸,比不上您。

叶:工资肯定少不了。

王:这倒是。

叶(偏过头):冒昧的问您一句,您一个月,挣多少钱呀?

王:一个月也就几十万吧。

叶(斜眼看他):要脸吗?

王:我怎么就又不要脸了?

叶:哥这么厉害的人都拿不着这么多工资你还好意思在我这显摆?

王:这不您问的吗…

叶(摆摆手):行行行,不跟你一般见识。

王:好吧。

 

叶:唉,你们呀,都是赶上好时候了。

王:怎么说。

叶:想当年,还在第一赛季的时候,我们这都睡大通铺,一群大男人挤一张床上。

王:好么,您这怎么睡啊。

叶:意思到了就行。一个月工资都不够我烟钱。

王:那是够少的。

叶:我那时候,就想要钱。您想,谁年轻的时候不想变富呢?

王:那倒是。

叶:所以我就抢银行。

王:好么,歪门邪道…那最后您抢着了吗?

叶:我倒是想抢,我转念一想,这在把我给枪毙咯,就放弃这个念头了。

王:改邪归正了。

叶:我就改打劫了。

王:行了,还是没死心。

叶:我下定了决心,提了着菜刀就往外跑。没过多久,就看见迎面过来一下大娘。

王:那您抢了吗?

叶:没有。大娘太凶,不敢抢。我怕大娘打我。

王:打劫还害怕。

叶:等大娘走了,没过多久我又看见一姑娘。

王:这回您抢了吗?

叶:那可不,我提着刀就上去,给那姑娘吓得直哭。

王:嚯。

叶:我一看,这怎么哭了,我就得过去问问。一问才知道,人姑娘刚下岗。

王:那是够惨的,还被您给劫着了。

叶:哪能啊!

王:怎么?

叶:我看这姑娘太可怜,直接把兜里五十块钱掏给她了。

王:嗬,还倒给人家五十。要不您劫我来?

叶(斜眼看了他一眼):劫你?劫色啊?

王:就等您劫我色来呢。

叶(不理):我一想,这样可不行,再这样我连一盒烟都该买不起了。

王:那您怎么办呢?

叶:我重拾旧业。

王:抢银行?

叶(瞪了他一眼):打网游。

王(点头):那是重拾旧业了。

叶:网游代打,赚钱。

王:是赚钱。

叶:打了一阵,就有个小几十万存款了。

王(惊讶脸):嚯,您这倒是赚的够快的,您怎么不早弄呢?

叶:早儿我也不知道这玩这么赚钱呀!

王:行吧。

叶:我有了钱了,我就要报复。有了钱就是要挥霍。

王:梦想还不小,那您怎么花呀?

叶:我先去小卖部买了条软中华。

王:第一件事就想烟。

叶:第二件事就是挨个给他们发qq让他们请我。

王:怎么有了钱还让他们请呢?

叶:您不知道,吃穷他们之后,我就可以和他们炫富了!(有点小得意)

王(没有戳穿他):那您吃的够多的。

叶:不过没想到,这上当的傻蛋还挺多。

王:怎么说?

叶:那之后我天天顿顿都吃香喝辣。

王:积极响应,尽力满足叶队。

叶(摆手):过了一礼拜我就放弃了。

王:这怎么呢?

叶:都给我吃吐了,看见西湖醋鱼我就想吐。

王:那是吃了不少。

(观众笑声)

叶:你们嘲笑我。

王:那不行,谁敢嘲笑您去!

叶:你们嘲笑去吧,后来改我请别人了。

王:良心发现了。

叶(翻了个白眼):要不您上我们家做客,我请您吃两米长的皮皮虾。

王:好么,两米长!那可真是求之不得。

叶:不过您得先和皮皮虾决斗,打过了它您吃皮皮虾,打不过,就皮皮虾吃您。

王:嚯,这风险还挺大。

 

叶:后来我就改投资了。

王:终于用正道上了。

叶:您别说,这手机直播赚的钱可不少。

王:您直播了?

叶:没有,我只投资了。

王:然后呢?

叶:别提了,我投资的直播网站叫什么BGFT。

王:听名字还挺高大上。

叶:呵呵,后来我知道了,这就是北京第一时间。

王:那应该不错啊!

叶:是不错,自打网站打不开了我就给他们合作人打电话。

王:哟,那是得赶紧问问怎么回事。

叶:每次他都告诉我,他在六环堵着呢。

王:好么,那还真是北京第一时间。

叶:呵呵,堵车嘛。

(观众笑声)

 

叶:就这一回失败的投资,我又变成了个穷光蛋。

王:够可怜的。

叶:我落魄街头,那年大雪纷飞,冻的我都不行。

王:那您找个地方住啊。

叶:唉,我当时也是困极了,靠着街角的墙壁就睡着了。

王:没冻着?

叶:没有,睡的正香呢,被人给叫醒了。

王:谁啊?

叶:我睁眼一看,这人我见过。

王:熟人。

叶:不是,我在香港电影里见过。

王:合着是黑社会!

叶:黑墨镜黑西装黑皮鞋,把我给吓得,那样子比老韩还可怕。

王:那是够吓人的。

叶:我也不知道他们要干嘛呀,结果就听他们喊了句“少爷”。

王:没想到你还有这种身份。

叶:那哪能啊!一看就是认错人了。我一看也没处去,就跟着他们走了。

王:你也不怕被打?

叶:唉,大不了就是被赶出来呗,反正又不是我主动认的他们。

王:也是。

叶:我坐着他们的豪车,到了住处。我一看,嗬,还挺大!推开门,就是两溜保镖,清一色的黑西服黑墨镜黑皮鞋。正当中,两个老妈子搀着本家老太太。

王:你怎么知道那是本家老太太?

叶:欸,你想啊,总不能俩老妈子搀着一个老妈子吧?

王:还挺有理儿。

叶:老太太见了我特别激动,拉着我的手说:“少爷,您可回来了,前些日子你一都不答应相亲的。”我一听就愣了,敢情这少爷是被逼婚了。

王:那您最后去相亲了吗。

叶:去了啊,能不去吗。我一想,要长得好看也就罢了。

王:那要是长得不好看呢?

叶:那长得不好看我也得去啊!

王:合着跟没说一个意思。

叶:结果明天我就去了,推了门一看。嗬!

王:一漂亮小姐?

叶:什么漂亮小姐啊!

王:那是?

叶:叶秋!

王:好么,最后嫁自己家里去了!

(王叶鞠躬,掌声笑声)

 

评论(10)
热度(127)

© レモンのあ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