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跟我吃一个cp,给我产冷粮我就亲亲他!!

叶受only
乐叶>方叶>郭叶>吴叶>平叶>蓝叶

all出久


若欲购《不期而至》请私信我,还有一点余本。

关于

这是一个话唠的业渚万字带图分析(๑•̀ㅂ•́)و✧

业火燃尽江中渚:

写在前面:

在利益的驱使下,没有哪个官方会傻到死守一对cp。

总以为官配是BG而业渚在夹缝中挣扎求粮略显卑微;

觉得自己萌的cp是唯一官配到处耀武扬威只能招黑;

总之,官方有粮开心吃,官方没粮自己产。

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我这里永远是业渚的主场。


谢绝转载


那么开始吧√

————————

想做分析很久了,奈何之前官方素材不够,所以只能舔颜【你

第一弹走→

首先说个莫名戳我的小细节:

【关于赤羽业的掌上游戏机】



(业君你是有多喜欢这个游戏机)

【以及赤羽业的手机】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赤羽业手里这些颜色和潮田渚发色一模一样的东西为什么这么戳我的萌点

而且那个游戏机从初一到初三一直都在用


咳,继续说回忆杀。

赤羽业这个人呢,明明初一的时候还是一个阳光健气随性略带不良的帅小伙,结果就发生了如下的变化:




忽略掉笑点和槽点,我们首先能感受到的就是见识到了班主任那种恶心嘴脸对赤羽业的打击和影响有多大。如果杀老师不出现的话,真的很难想象赤羽业会变成什么样子。

但是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点。

那就是视角问题。

第一张赤羽业是潮田渚的回忆视角,第二张是官方即上帝视角。

OK我们再提一个别的事情。

在潮田渚的回忆里,首先是教室场景,然后是赤羽业的搭话,再然后给了个一起玩游戏的镜头,最后是赤羽业的打架。

全部的回忆里,除了最后一段来表现赤羽业对于潮田渚来说遥不可及的这部分以外,他们两个人的接触(即第一次说话和后来那个玩游戏镜头)里,赤羽业没有初三这种中二附体以及喜欢调侃潮田渚的现象,而且也没有潮田渚吐槽的镜头。

中二附体就不说了,那可能是后来改变的。但是从初三再见面之后看来,潮田渚对于赤羽业的调侃也是非常习惯地吐槽了,那么问题就来了:

赤羽业喜欢调侃潮田渚穿女装和切掉,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推测方案一:从初三开始。

这个也说得过去,那么由此衍生出的就是:赤羽业怎么就突然开始说起这个了呢?

因为回忆杀里两人的相处非常平淡温馨,完全看不出赤羽业调侃而潮田渚吐槽这种相处模式。

恐怕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让赤羽业改变了态度……这完全是个人主观臆断。比如说赤羽业意识到了对潮田渚的友情升华为了……(buni

(咳,我就是想到了这个才冒出了切了还是弯了那个脑洞

然而怎么说,只是隔了一个休学态度就改变了,还是稍有不合理。

所以——

推测方案二:初一初二的时候赤羽业或许就曾这么调侃过,潮田渚也这么吐槽过。

然后问题又来了:既然这样,潮田渚的回忆杀里为什么没有?

OK以下是重点。

赤羽业出场时候的中二,后面被打脸的羞恼什么的,都是上帝视角。

然而我们看看潮田渚视角里的赤羽业,怎么帅怎么来,怎么苏怎么来。

这可是潮田渚的视角。

代表了什么?代表在潮田渚眼里赤羽业那时候就这样。

「随心所欲」「毫无畏惧」「异常聪明」「无所不能」

四个词,潮田渚对于赤羽业的印象。

虽然说什么情人眼里出西施不太恰当,但是每个人的主观视角,的确会受到自身的影响。

所以那时候对赤羽业抱有憧憬的潮田渚,觉得赤羽业就是这么的优秀和完美。

再者,因为家庭原因被当成女孩子养的潮田渚,对于正常的男孩子本来就容易产生羡慕的情绪,因为他们可以做一个堂堂正正的男孩子。

但对于赤羽业呢?这感情官方盖章了。不是「羡慕」,而是「憧憬」。

那四个词语也表现出:在潮田渚眼里,赤羽业和其他正常男孩子是有不同的。他是特别的。

潮田渚肯定是一早就注意到了赤羽业。

从教室的镜头来看,如果不是官方非要省钱的话,赤羽业走上前面问问题,只有潮田渚听到他的声音然后抬了头。

再联想一下赤羽业初一时候比较高调的行事作风,我估计潮田渚应当是早注意到他了。

那么紧接着是两人第一次说话。

是赤羽业先搭的话。

潮田渚心里对他有憧憬的感情,却没有主动上去和人讲话。反而是赤羽业偶然看到了杂志过来开口。赤羽业和潮田渚不一样,他有顾虑但不会比潮田渚多,所以那时候走过来,很自然地就开始搭话。

然后我们看整个过程:



赤羽业开口说了第一句话之后,潮田渚回头,脸上表情整个都是呆住的。

然后赤羽业继续说,这个期间潮田渚始终盯着赤羽业的脸,即赤羽业看着杂志,潮田渚看着赤羽业。

让我们忽略掉官方省钱的问题。潮田渚在赤羽业说话的时候,以一个呆住的表情看赤羽业的侧脸,从渚君的角度来看——

【之前一直在偷偷注意并且憧憬的人突然走过来跟我说话】

【完全没有什么架子而且也没表现出对我这样平平凡凡的人有什么优越感】

【他对我看的杂志内容也有兴趣】

【他居然走过来跟我说话】

【赤羽业居然走过来跟我说话】

【赤羽业居然走过来跟我说话】

【赤羽业居然走过来跟我说话】

【赤羽业居然走过来跟我说话】

↑重复内容没有BUG。

「难以置信」的呆愣的表情,我想渚君当时脑子里要么是以上内容要么干脆脑子就空了。

然后赤羽业关于电影的事说到了「今天首映」,这个时候:


赤羽业非常自然并且直接地向潮田渚发出了邀请。

注意这个时候潮田渚还在愣。

然后下一帧。


原本仰着头的潮田渚,头稍微低了一下,接着分镜切换,就是下面这个表情。



是的没错,他·还·在·愣·着。

从赤羽业搭话开始,到赤羽业发出邀请,都在愣着,像是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样子。

我算了一下,哪怕在反应过来赤羽业的邀请的时候,潮田渚也愣了将近一秒钟。

再然后我们来看这时候渚君的表情。



什么感觉?

眼睛直接就亮了。


再然后潮田渚的回答是:「嗯。」

看上去非常非常的开心,甚至可以说幸福。




顺便一提,不算潮田渚愣的那一秒钟,也不算后面定格,这段表情变化一共有一秒。

一秒之内,算上我没截图的,一共七帧。


「从初一开始,业君就是…坦白地说,就是我憧憬的对象。」

「随心所欲」「毫无畏惧」「异常聪明」「无所不能」

「好想成为那样的人啊。」「平平凡凡的我这么想着。」

「所以他来搭话时,我特别开心。」


这一段独白配合着内容,完全揭示出潮田渚当时对赤羽业是一种怎样的心理。

赤羽业在他心里地位非常高。

相应地,「憧憬」是距离了解最遥远的感情。

潮田渚把自己放得比较低,至少比赤羽业低。


同时还有个细节:

从回忆杀来看,他们之间以赤羽业为主导是显而易见的。

↑说是一起玩游戏,但简单来说就是赤羽业玩,潮田渚看。
谈话也是,潮田渚会间或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TV中没有做出来的是,在后面打架那一段,赤羽业说了关于打架的事,然后潮田渚再说「诶?要我去打架吗?因为很可怕所以不会做到的吧。……」

所以话题大部分也是赤羽业主导。


这个画面,明显是潮田渚在说自己赤羽业在听,字幕组估计也是没听清因为声太小,我重复了十几遍只能听到「业君…」「嗯然后…」的对话。

因为之前说了初一后半期,所以这时候应该是初二了,也就是说他们两个人关系已经很好彼此之间也很熟了。

然而有个什么值得注意的呢,就是潮田渚发表自己看法的时候,多半都是一些无伤大雅(我找不到词大家意会一下)的事情。

比如说关于哪个电影或者别的什么的看法。

也正是因为这样,在潮田渚因为重要的事情召集全班的时候,连寺坂都说了「没想到你会召集大家」,更何况赤羽业呢,我想他当时一定觉得这个人很陌生了,因为之前说话什么的,都是他占据主导,很少见潮田渚这么有主见的时候。

当然了,这也是渚君的成长。在没有遇到杀老师之前,潮田渚因家庭原因的确是不怎么有主见的,因为你有也没用。

所以在初一初二的时候,潮田渚更多表现出的是随和。这也是赤羽业所习惯的潮田渚。


下一个细节:

初一初二的赤羽业跟潮田渚说话的时候,或许是因为身高差的缘故,赤羽业没有仰下巴。

打架那个镜头看得很明显。

这个场景应当是两人一起回家之类的,我们要看到的是,他俩边走边聊,同时还要注视着对方。
(不怕撞上电线杆吗你俩!!

整个走路过程都是这样,互相对视。

之后混混出现了。


看,赤羽业瞬间就把下巴仰起来了。

对比一下上一张图,表情完全不一样。

大概就是从温柔到嚣张……

然后是扔包。

弹幕不说我还没发现,赤羽业扔包打架的时候,潮田渚的眼神一直在盯着那个包。

别吐槽画面太崩,你们看后面那个抬着头看包的呆萌渚君。

这是拆帧拆出来的:


对没错渚君一直盯着天上就等着给赤羽业接那个包!!!

而且从头到尾渚君就没动过,一直在原地,赤羽业扔的神准,直接掉在渚君手上。



虽然下面就是渚君自白说业君对他来说遥不可及,但是这部分,真的……

渚君你怎么这么萌啊!!!

赤羽业打架你就乖巧给人拿包!!要不要这么贤惠温柔啊!!!

况且赤羽业敢一言不合就扔包,估计也是因为他知道渚君肯定会帮他接到所以才扔的吧。

这就是信任问题了。

对业君来说,潮田渚是他「无需警戒」的人。


然后我们看赤羽业视角的回忆杀:

「他就像一只人畜无害的小动物。」

「对于经常打架的我来说,他是为数不多无需警戒的人。」

一句「人畜无害的小动物」奠定了赤羽业心里潮田渚的形象。

「无需警戒」但过后却被猝不及防地捅了一刀,这也是让赤羽业产生动摇的原因。


赤羽业视角的回忆杀,就一个场景。

麦当劳约会

老办法,先看细节:

首先要说的是,去取快餐的是赤羽业(可能付钱的也是他),而潮田渚则留在座位等着(顺便看着包什么的)

或许当时就是:

「啊,我去点餐吧。」

「大丈夫我去吧,渚君想吃什么?」

「啊……我的话,和业君一样就可以了。」

「喔,好,渚君在这里看着座位吧。」

「那好吧。麻烦业君了。」

↑之类的……

所以说潮田渚很随和啊……

↑至于「和业君一样」的那个推测,是因为赤羽业回来手里拿着的是两个汉堡两份薯条两杯可乐,全部都是双份一模一样的。


然后我们来看赤羽业视角的潮田渚。


用词语描述一下:

小只、乖巧、软萌、温顺、人畜无害、小动物……

↑赤羽业心里潮田渚的印象。

所以在意识到潮田渚身体里蕴藏着某种可怕的力量的时候,原本「明明是个让人放松警惕的家伙」的看法瞬间就成了赤羽业的恐慌。

最初就说过了,赤羽业是因为「他看起来无害」「无需警戒」才可以放心地接近潮田渚的,而现在,小动物却突然张开了獠牙,让赤羽业原本一直信任和放松的神经再度紧绷,由此跟他疏远了。

不过还有别的细节,当赤羽业说「抱歉因为渚君你太小只了」的时候,潮田渚没有吐槽,TV版没有翻译,但漫画版表现的是潮田渚微微低头「呜」了一下。

就如同表面那样看起来软萌软萌的一只小动物。

又及,赤羽业那句话完全是随口说的,因为被潮田渚猛然一戳感觉到威胁的他此时心思已经不在这上了,但恰恰是随口才能体现出真话:「渚君你太小只了」,是的,在赤羽业心里潮田渚就是一个小只的小动物。

但赤羽业的感觉十分敏锐,他自己说了「在打架和学习上胜过他都没有意义」「因为它们属于不同的范畴」,某种程度上,赤羽业接近了「潮田渚在暗杀领域是天才」这个事实。


赤羽业和潮田渚的友情,貌似是建立在共同语言的基础之上。然而,对潮田渚来说,赤羽业是他憧憬的对象,对赤羽业来说,潮田渚不需要警惕。

这点,分别是他们和对方成为朋友的条件。

而现在,赤羽业的条件首先被打破了——「潮田渚很可怕」这一点,让「无需警惕」的条件完全不能成立。

因此,这段友谊在赤羽业的危机和威胁下,慢慢疏远,直到后面休学的分开。


潮田渚在初三之前从未意识到自己有什么才能,赤羽业意识到了,却选择了回避——他从一开始知道,就没有正视潮田渚。

但哪怕赤羽业正视了,两人的友谊也不会以这样的关系持续下去。毕竟憧憬所带来的就是不平等,潮田渚将自己的位置放得低,那么有朝一日肯定会慢慢积压然后爆发。

拒绝正视,一味憧憬。

两人的隔阂就这样慢慢产生。


接着,话回内战。


之前说过在赤羽业眼里潮田渚是一个怎样的形象,所以在赤羽业看着潮田渚不断变化,尤其是第一次打败鹰冈的时候赤羽业没在场,或许他当时听到了这个事情,略有惊讶,但没有引起太多的关注。知道潮田渚二对鹰冈的时候,彻底让赤羽业震惊了。

在洞穴里和奥田爱美的对话,明明白白展现出了赤羽业的反应:「说实话我受到了冲击」「他在打败之后,竟然完全不害怕」。

很明显,这样的潮田渚让赤羽业感到了陌生,惶恐,隐隐预感自己当初的感觉果然没有错。

他不是什么小动物,而是一条危险的毒蛇。

这样的认知让赤羽业心情复杂,首先是看似无害的人其实有这样的力量,再然后就是一贯自诩为天才的赤羽业,任何事情只要自己有意识都能做到最好的他,在「暗杀领域」之中,完全比不上潮田渚。

是以,在潮田渚召集全班提出自己的看法时候,赤羽业惊觉这个「随和」的人什么时候也可以站在了中央,用最简单的话说,当赤羽业以为自己是主角的时候,却发现他只是一个边缘人,而真正的主角是潮田渚。

原本赤羽业所站的一边就应当是杀掉杀老师的,但在潮田渚提出要救的时候,赤羽业的心里一方面闪过了对潮田渚这样改变的不甘和嫉妒,另一方面就觉得「明明拥有这样的力量」你却不好好利用,反而在这里做出一副救世主的样子。

但说到底,他还是在嫉妒。

潮田渚拥有他没有的力量,但潮田渚却选择了和他不同的道路。

这一点,火上浇油。

所以那时候赤羽业的言辞态度都极度过激,在之前,他崩坏过释然过得意过羞恼过,但从没有这么情绪失控过。

而潮田渚,在E班的这段时光,尤其是之前还正面向母亲说明了自己的看法,使得一向随和的他渐渐拥有了勇气,潮田渚的成长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不像赤羽业那么一步一跳非常明显。

同时因为赤羽业的言论,平时大家以开玩笑的口吻调侃潮田渚,他知道大家没有恶意所以不会生气,但赤羽业明显带有歧视和鄙夷意味的话让潮田渚动火了,然而赤羽业却因为潮田渚动火而更火大了——

你不就是只小动物干什么敢反抗我?!

赤羽业对潮田渚的态度,有一定程度上是他们初一初二的时候,被潮田渚的随和温柔给惯出来的,这一点在初三业君刚出场的时候,因为想了解杀老师的情报二话不说就去找了潮田渚也有体现。

因为赤羽业从来就不会考虑潮田渚会不告诉他,他认定了渚君会很老实地回答。而且在渚君说出了「要不还是和大家合作一下比较好吧?」的时候,赤羽业的反应是什么?他根本就没听。

而善于察言观色的潮田渚在说完了后发现赤羽业没有改变念头的意思,也就不再说了。

所以说赤羽业这时候还是很我行我素的,对待潮田渚更如此。潮田渚的温柔和随和让他习惯,因为习惯了,所以习惯被打破的时候才会更可怕。

从来没有反抗过你的人反抗你了;

原本以为是个人畜无害的小动物突然张开獠牙狠狠咬了你一口;

潮田渚很强,比他更强。

层层叠叠的认知让赤羽业完全失控,潮田渚的三角绞偏偏还是在赤羽业最擅长的领域给了他一记重创。

在最得意的方面被打败,赤羽业彻底炸了。


但我们所要说的是,赤羽业不愧是赤羽业,在中村莉樱都看出来他刚才不对劲的时候,赤羽业马上就自我反省。

在杀老师出现,大家各自站队的时候,赤羽业的心态也在慢慢调节。

他对潮田渚的正视,也慢慢处于一个正常的程度。

赤羽业对潮田渚的实力,一开始是「不屑」,后来是「承认」但心里还是有不服气,再然后是「部分肯定」,即他嘴上说着「班里暗杀能力最强的就是你了吧」,直到最后,在看到了潮田渚身着迷彩从天而降完成四杀的时候——

「升上初三后,我第一次」

「和这个暗杀领域的对手站在了同一舞台上」

赤羽业终于,正视了潮田渚。


堂堂正正地,平等地,来一场对决。


不得不说赤羽业的成长真是让人佩服,只在短短的内战时间他就消除了自己那份潜意识的优越感,和对潮田渚态度上的不平等。

那么,潮田渚那边呢?


说到潮田渚,话应当比较长了。

潮田渚有一个特点,他不惜命。

在赤羽业的回忆杀里,初一初二的渚君还没有这样。

「诶?要我去打架?因为太可怕了所以一辈子都做不到吧。」

「不过不反抗就会死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这个时候的潮田渚,还没有到严重的程度。

被打入E班对渚君有多大的影响,看看潮田广海「说到底还是你不争气!!」……的言论,我想大家都能感觉到。

初三之后的渚,不惜命。

在第一季最初的时候,被寺坂叫过去命令他带上炸弹和杀老师自爆的时候,即使寺坂说了「BB弹对人类无害」,但谁都知道,爆炸连带的效果巨大,有没有生命危险谁也说不准。

但潮田渚只是答应了,这不是什么被胁迫恐吓所以选择的妥协,试想,如果你的生命会受到威胁,难道你还会直接妥协吗?为了自己,怎么也要反抗一把试试啊。

然而潮田渚没有。

他答应了,并且在那个时候义无反顾地跳上去拥住了杀老师。

并且,他在笑。



一个马上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一个知道自己即将遭受什么的人,在这样重要的关头,居然在笑。

这时候我们不得不说到潮田渚的家庭,一直以来偏执的母亲控制着他的思维他的行动他的人生,以至于潮田渚养成了随和甚至一定程度上自卑的性格。

同时,他的人生一片灰暗,即使是有生命危险的时候,他所表现出的不是自救,而是自暴自弃。

跳上去拥住杀老师的时候潮田渚在想什么呢?

如果同归于尽了,这样的结果会很好吗?

某种意义上自己仿佛得到了解脱,而同样也没有让寺坂同学失望,这样不好吗?

潮田渚,他不惜命。

一对鹰冈的时候,乌间老师说「对你来说而是一次暗杀」,所以那个时候,潮田渚的心态并不很有压力。

二对鹰冈的时候,班里同学的命都牵在这场战斗上

在解药爆炸的时候,潮田渚的第一反应是回头看寺坂,然后愤怒至极情绪失控拿起了刀。

因为极致的愤恨从而产生了「杀」的念头,这种,其实是属于复仇。

几乎所有的复仇者都不会考虑复仇以外自己的打算,那个时候的潮田渚正是如此。

「杀了你」

他没有在乎自己这么做的后果,他也没有去想在这个过程中自己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因为同学,因为朋友,他失控了。

对他人温柔而对自己淡漠。

这就是当初的潮田渚。

这傻孩子。

潮田渚的世界里,从来就没有把自己放在首位过。

而后,被寺坂和杀老师唤醒的潮田渚找回了理智,终于二对鹰冈胜利了,此后不提。

再接着就是第二季,在看着未来就业规划的时候,潮田渚陷入沉思。

他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他很茫然,因为他的人生是早已被母亲规划好的。

在杀老师询问他的时候,潮田渚说,「杀老师,我想我或许适合做一个杀手。」

但杀手是怎样的一份职业?

时时刻刻徘徊在生死的边缘。

成为杀手,这样的决定,要是放在自幼出生在贫民窟,已经失去了一切毫无顾忌的比琪老师或者杀老师身上,做出这样的选择还情有可原。

但潮田渚,一个普通的中学生,有家庭,有同学,有着正常人平凡人拥有的一切,却随随便便就说出了「或许我适合做一个杀手」这种话。

他不惜命。

他看不清自己的未来,所以可以随随便便的把自己的未来交托。

甚至有可能想着,这样就可以摆脱母亲了,这样的生活真的不错这种事。

这是完完全全的,不考虑自己生命的自暴自弃。

或许会有人说在这种情况下做出这样的选择也可以,然而,坦白地说,这就是在逃避。

既然你不想这样,你为什么不和母亲亲口说出来自己的想法?

或许在之前一次次尝试之中,潮田渚败北了,被彻底击溃了,再也生不出反抗的念头。

所以在面对自己的未来时,他才会这样的迷茫且随意。

而杀老师看出来了,杀老师对于同学们的影响有多重要,重要到改变了他们的一生。

同时,潮田渚自己心里也清楚,他这个人,看什么都可以看的很清,却不去真正地有所作为。

「被杀老师看出来了啊。」

他的自暴自弃,自己也是知道的。

但知道归知道,他这个时候却是没有勇气反抗。

直到杀老师明明白白地跟他说,「你人生的一周目,是在这间教室」,潮田渚才终于下定了决心,打败了杀手,把自己的想法全部说了出来,最终赢得了胜利。

真不容易。

相比起赤羽业,潮田渚的改变必须以细流而润之,一点一点产生效果。

而潮田渚能够召集全班说出自己的看法,也是他成长过程中的一大进步。

因为他终于能主动说出自己的想法,终于把自己摆在了首要位置。

但恰恰就是因为这个,赤羽业炸了。


在内战里,潮田渚最希望自己的想法被理解的人,肯定是赤羽业。

「如今想让自己的意见被采纳,就必须战胜他。」

赤羽业,这个潮田渚一度憧憬过的对象,此时此刻,潮田渚选择了战胜他,打败他。

要有这个念头,要有这个行动,对潮田渚来说,绝对不容易。




来,回忆一下,潮田渚的表情都有什么?吐槽、惊讶、害羞、平静、愤怒、担忧、微笑、微笑、微笑、微笑、微笑。

就连面对鹰冈的时候,他也只是最后给了一个微笑。

然而内战的时候,

你什么时候看到过他这样兴奋的表情?

想要征服的对手,想要赢得胜利的欲望,将自己的才能淋漓尽致地交付给这一场对决。

他终于肯定了自己的才能,并为自己的想法所战斗。

而这些因为谁?赤羽业。


这场内战,赤羽业和潮田渚真真正正把对方摆在了与自己完全平等的位置。


最后,赤羽业被潮田渚逼到了不得不投降的地步。在只剩赤羽业潮田渚两人的时候,赤羽业就说了「我们来单挑」的话。正如那个时候潮田渚暗处开枪,杀派无法接受这个结局一样;最后关头赤羽业用匕首刺中了潮田渚,救派也完全不能同意。

不得不投降的同时,也是赤羽业对潮田渚彻彻底底改观的时刻。

他想起来潮田渚说「要我去打架?因为太可怕大概一辈子都做不到吧。」

潮田渚当时这么说着,但,「如果不打就会死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所以,在最重要的时刻,无论如何都要赢的时刻,你就会这样拼尽全力都不退缩吗。

赤羽业这么想着,就释然地笑了。

真是败给你了。


他体会到了潮田渚多么地想要让他理解自己想法的强烈心情,放下了匕首。

「认输,投降。」

「是我输了,渚。」

赤羽业心甘情愿地承认了自己的败北,心甘情愿地认可了潮田渚。


而潮田渚,他到底有多想让赤羽业理解自己的想法,明明知道力气和技能比不上赤羽业,却接受了赤羽业的挑战来近战,放弃了自己的必杀技,无论如何也要打败他……潮田渚有多坚持,在赤羽业认输之后他根本就没有听到,他那时候全部的注意力只在压制着赤羽业上,无比的专注,直到听到了乌间老师的公布,才彻底松了劲脱了力,瘫倒在一边。

而且潮田渚还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显然他对于「打败赤羽业」这件事情,也是非常看重,是抱着「自己恐怕也知道打不过他,但这一场必须要打而且还要赢」的态度来战斗的。


最初的隔阂,从赤羽业的危机感,潮田渚的低姿态开始,而现在,赤羽业正视、认可了潮田渚,潮田渚也拥有了自信和勇气,所以,他们的关系终于正常化。

这大概是他们第一次真正彼此交心的时刻吧。



就如同TV19话里片冈班长说过的

张扬 战斗型的赤羽业

内敛 暗杀型的潮田渚

风格与性格迥异的两人,在经历了这场内战过后,是真真正正的做到了心意相通。

从一开始觉得「渚是人畜无害小动物」的赤羽业对他放松警惕,再到意识到他恐怖的暗杀能力疏远、嫉妒,最后做到「在认可了他的实力」的前提下,对他全心全意的信任和放松。

潮田渚同样,打破了憧憬,像之前一样无话不谈,原本封闭内心家里事情从来不对别人说,看似和大家打成一片却始终抱有一道底线的渚君,在面对赤羽业时可以坦然地说出自己的想法。

某种意义上的返璞归真呢。

这就是这样的他们。

他们身上缠绕彼此的羁绊已经不足以用友谊来形容了。

真的。

在一起吧。

——————————

好了,心理方面差不多就到这了。

我们来个甜点。


首先是赤羽业。

赤羽业喜欢拍照这个事已经没什么可重复的了,但是有一点:

除了潮田渚以外你看见赤羽业拍过别人?

修学旅行的时候掏出一张小混混的照片,但那是照片,不能说明赤羽业手机里有。

第一次海岛暗杀的时候拿出手机放杀老师看小黄书的照片,但那个时候谁都知道他根本没在场,只可能是别的同学过后传给他的。

赤羽业主动拍照的人只有潮田渚。

而且不得不说的是,在班里一群绅士说比琪还有讨论喜欢的女生的时候,赤羽业毫无反应……

对波涛汹涌的比琪老师只有吐槽,在说起在意的女生里提到奥田妹理由是觉得她会做很多有用的东西可以恶作剧(……)就连情人节篇还是他让奥田妹做了有毒的巧克力给了杀老师吃,这家伙,完全没get到任何正常情况下少女情节的粉红点……

而且赤羽业看起来雅痞雅痞的,其实平时用词还是很礼貌的,而且他不开黄腔。

唯一开过的能跟黄腔搭边的,就是调侃渚君要不要切掉了。

这么看来……

真的,业君我要怀疑你的性取向了


还有,如果有细心的人会注意到,潮田渚在平时很少主动和别人身体接触。

(体育课的训练、一对二对鹰冈、茅野篇救枫妹都是非平时状态,即不得不做,不在这个范围内)

在初一初二的时候,潮田渚和赤羽业的关系是好朋友。

所以……


主动的戳了一下好萌w

证明当时两个人的关系是真的很好,至少潮田渚都敢伸手。

然而在隔阂之后,从第一季到内战篇之前,他们两个人只有一次身体接触。

这个结论我还是很有信心的,因为所有业渚同框镜头我都是拆帧一帧一帧看的。

唯一的一次只有这个:



对,只有这一个。

然而在内战之后,牵手就不重复放了,你看赤羽业……



说上手就上手√


另外,赤羽业说话的语气总是轻飘飘的,官方的公式书上有说过:是为了让人放松警惕。

这大概也是一种战斗的手段吧。

然而从内战认输开始,赤羽业对潮田渚说话的语气,是真的柔和,多听几遍对比一下,19话尤其明显,LOF不能放音频我就不弄了……

大概是因为认可了潮田渚的实力,又对他十分信任,再也不担心被突然从背后捅了一刀之类的,非常的安心和放松吧。

还是要放上上次说过的细节。

关于赤羽业的表情。

向乌间老师表达意见后转头问渚:

拆帧如下:






从转头的那一刻,眼神就柔和下来,原本紧绷着的严肃的嘴角也扬起来了,整个人给人的感觉都不一样


以及渚回答了之后:







从第一帧开始那个柔软的表情,用一句经典的描述:眼神温柔得能滴出水来。再然后转头,秒换正经严肃的表情。

平常的赤羽业,眉毛是内侧下压,外侧上扬,不论是正经时候还是日常都是这样,这就是他普遍的表情。

听渚回答后的第一帧,眉毛整个舒展开来,眼睑也很明显柔和了下来,因为平时的赤羽业眼尾是上挑的。

这个表情,真的是得关系好到一个程度才会有,虽然这话带了cp观感,但是普通朋友或者好朋友都不见得会有这样的表情。因为哥们之间打打闹闹的,不会有这样非常明显含有温柔和宠溺的眼神。

而且要注意的是,第一个片段里赤羽业转头的时候,眉毛已经舒展开了,表情也已经是这样了,之后的镜头给了渚,点头加一句台词,再切到赤羽业的第二个分镜。

也就是说:

在渚说话的时候,赤羽业那个第一帧的眼神和表情就一直保持着

始终这样温柔地注视

而且到转头面对乌间老师之前赤羽业的眼神都偏在潮田渚那边,然后他眨了下眼睛把表情调整过来又继续说正事。


表情对比真的不要太明显,自从解开心结之后,赤羽业对潮田渚整个人都柔软了许多,从表情到语气到动作。

向乌间老师表达了自己的意见,瞬间就转头问「对吧,渚?」

脸上那样温柔的表情,是既笃定渚持有和自己一样的态度,也是对渚全然的放松和信任。

看渚回答了之后,赤羽业一脸「嗯,我就知道你会这样」的表情。

能让一个打架经验十足随时随地进入警惕状态的人露出这样放松的表情,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是真的真的非常好了。

赤羽业同样说到做到,说了好好听你的,就用每一个细节来证明这一点。


另外还有内战过后,有趣的是,赤羽业变得随和了,而潮田渚变得更有主见了。

大概是两个人性格相融了吧。

关于上天,在小营和寺坂说的时候,业君的表情是这样的:


在渚说完「业 我们去吧」「能和朋友一起去宇宙旅行 不是很棒吗」之后……

赤羽业首先愣了一秒。

然后(拆帧如下):






帧数其实不止这些,我把中间为了流畅微调的给去掉了嗯。

别吐槽手的比例貌似有点不对,看第三帧。

赤羽业的貌似无奈表情和手势还没做出来,自己就先笑了。


还有,明明和寺坂说过了「我讨厌这种别人强塞的危险挑战」

他都说了讨厌了,但渚提出来的时候,还是一脸无奈「好好那就听你的」

这大概就是两种原因

第一个,潮田渚对他来说不是「别人」

第二个,是潮田渚提的,他可以为了他去挑战这份危险。


在空间站上,赤羽业说「我也不是主动想来的」

「只是因为朋友说要一起来」

然后他就来了

这说明赤羽业答应在他看来十分危险的挑战,就是因为潮田渚。

只因为他。


而潮田渚在听他说完这些后的眼神:



全然的信任。

感动和开心在这里都不明显了,反而是满满的暖心。

如果换在以前,渚君应当会表现的非常开心吧,但是现在的表情并不是这样。

我找了半天找不到什么形容词,这大概就是老夫老妻模式

接纳并习惯了彼此的温柔,你我之间再无需多言,差不多就是这种感觉。


最明显的是:


看这张图里面的渚君,他的动作是把双手抬起来放在了头顶。

这个动作有研究依据,是对他人有一种「领域侵入」的感觉,以及自身「十分放松」的体现。

举个例子可能就说明白了,一个人拘谨的时候,总会缩着肩膀,把自己的存在感降低,就是猜拳也一样,紧张的人总会更多地选择拳头这种闭合的手势,而不是把手摊开出布或者剪刀。

人说到底还是一种动物,对领域的控制和扩张是一种本能。虽然现在表现的不明显,但像渚君这个动作,某种程度上就是在扩张自己的领域,因为这样所占的地方更大了,但他之前很少有这种幅度很大的动作。

这一切都是说明他现在非常的放松,况且一旁的赤羽业该打游戏还打游戏,并没有对这种侵入感不适应。

还是那句话,心意相通之后两个人在对方面前都非常的放松和信任。


另,内战过后赤羽业看潮田渚的眼神、听他意见之后的做法、对他说话时的语气,全部都有所改变。因为19话实在太明显了我就不截图了(……),大家可以重刷几遍感受一下,尤其是眼神和说话的语调。

好了。

纯洁的懵懂的青涩的年轻人之间的感情发展我们就分析到这里。

别急着走啊后面还有。

等一下我解个皮带……啊不,我插个钥匙。

……

OK我们继续吧(一脚踩下油门


以下内容逻辑比较清晰但顺序混乱,基本想到哪分析到哪,请包涵。


从内战篇来看:

1.赤羽业不仅有六块腹肌,他还有胸肌。(但我好想吐槽为什么业君你的衣服是从下往上脱的)

顺便欣赏一下赤羽业的身材比例:(打个架你脱衣服就算了你还撸袖子)



2.潮田渚的腰有多好,让我们看个图


首先,这张图原本是倾斜的,为了画面效果赤羽业的腿比正常角度要更长。

然后,以黄金比例来算,一米七五的赤羽业腿长至少108cm(从腰到脚底),由于画面的张力效果再加上基准线与大致与赤羽业的大腿根上侧平齐,我们至少能肯定:潮田渚这一借力三角绞跃起了85cm(最低限度)

感受一下,这种腰力。

大家可以试着站在床上往上跳,跳的时候用力挺腰抬腿看看能到什么程度,然而,是的,我估计大多数人没过一秒就摔回到床上并且闪了腰。

当然渚君这个姿势定格只是画面效果,实际上他跃起之后马上接着重力下压把赤羽业锁住了。

但这不能掩盖他那一瞬间跃起高度的事实。

那么问题就来了:

能把潮田渚整个举起来的赤羽业,力气到底有多大?

俩人较劲的时候,赤羽业靠一只手就把潮田渚抬起来了,甚至前原和矶贝两个人都只能勉强压制住他。

先放下这个问题,我们再看看别的。

打架过后,原本累的躺倒在地上的赤羽业,一个鲤鱼打挺(貌似是叫这名)起来了。

这个动作,我也是拆帧看的,因为帧数太多这里就不放了。

下面详细描述一下。

双手扬起放在头两侧→双腿抬高与上身成90°角→继续抬高直到倒立→迅速落下双腿→同时挺腰→屈膝保持重心→站起身来

好的,过程差不多就是这个过程,我们要注意的是中间那个挺腰。

这个挺腰吧,和一个动作是密切相关的。

那个动作也是俩字,一个动词一个名字,叫顶胯。

与潮田渚更相对于柔韧性不同,赤羽业的腰力和他战斗风格一样,着重于力量。

而且打完一架,他还能干脆利落地挺腰站起来。

我就不多说了,大家都懂。


3.潮田渚和赤羽业比,体力确实差了点,但差距并不非常悬殊。

这一点是因为用了那个肩固之后,渚君松劲就直接瘫到了旁边。不论是精神还是身体上他一定都很累了,这个是情理之中的事。

赤羽业的体力实在太好,打完一架,没看出他有多累。从近乎窒息的状态中恢复也是说几句台词就好了。

而一旁的潮田渚:



在第二张图的时候,潮田渚的眼睛还在颤。

然而打完架休息之后也迅速能坐起来站起来,说明潮田渚的体力并没有很差,要知道在打架的时候他被赤羽业打了多少下……除去防护服的作用不提,整个人应当也非常疲惫了,更不用说最后那个肩固,根本就是在和赤羽业比力气。

在这种状态下还能坐起来站起来,潮田渚的体力绝对不比赤羽业差太多。


4.关于潮田渚。


这家伙啊,简直就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我给潮田渚的这种属性努力地找了个定义,最后敲定的名词是:天然撩。

毫无自觉地撩人这一点,太可怕了。

如果说赤羽业有什么绝对比不上潮田渚,那估计就是无形撩妹了……【不

但是我们这里要说的不是撩妹。


首先提及一个概念:耸肩。

这里说的不是完整的耸肩,就是耸上耸下这种。只是说耸起肩膀这个动作。

如果方便的话请大家照着我说的做一下,首先耸起一边肩膀,哪边都行,然后慢慢地保持这个动作,再转头把你的下巴放在耸起的肩膀上。

好的,你现在看起来一定非常的诱人。

明白我说的意思了么?耸起肩膀这个动作,可以随着表情表示出人的无奈、不屑,但更多的较为普遍的是——这个动作,充满了一种挑逗性的意味。

我一个学人体摄影的兄弟跟我说,耸肩这个动作在拍照的时候是常用动作,就刚才那个而言,你的嘴唇微微张开,眼神再迷离一些,就会有一种性感美。

那么我为什么要提到这个呢?看图。


二对鹰冈的时候,潮田渚他耸起一边肩膀。

这当然不是我上面说的那种意思,但是他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毫无自觉天然撩。

况且,在下一个分镜我们还可以看到,说不定这个耸肩是基于他一手拿着电击棒,加上角度问题才会出现的。

那么……


看到了吗?两边肩膀耸起来了,没有任何客观因素干扰地耸起来了。

代表了什么?

我们结合着语气、说话内容、看起来迷之像脸红的擦伤以及耸肩这个动作,我就敢咬死一个事实都不怕打脸:哪怕潮田渚他自己没有自觉,但这其实就是在撒娇。

说这话的时候明明内容是埋怨和不满吧?但你听他说话的感觉有这个意思吗?

没有。

就像是你揉搓了一只小猫的脑袋,那只小猫喵地转过头用尾巴打了你一下。

而不是扑过来挠你。

所以,大家都懂,真的。

打架过后潮田渚对于赤羽业明显的一个改变是,敢说了敢做了。

这样有主见又有勇气的渚君,也成长地非常棒了呢。

但这也不能忽视掉他身上的天然撩属性


补充:


虽然我知道大家一定都看出来了,不过还是说一下。

在赤羽业主动提出「要直呼名字」之后,渚君的眼神偏离没有直视赤羽业,并且还结巴了ww

这个非常明显啦,他这是在不好意思,同时根据脚的方向(即真心想和某人说话会大半身子朝向某人),这个时候的潮田渚就是一个「心里有点小开心但同时又有些不好意思」的状态。

不过赤羽业表现的实在太棒了,所以最后也没有什么阻碍地直呼名字啦~


5.关于身材




首先,潮田渚腰比赤羽业细,肩膀比赤羽业窄。这张图被手臂挡住了,但仍然能看出来。

其次赤羽业他真的有胸肌,看箭头指的那个皱褶,那是一般情况下表现内在肌肉用的手法。

那么就不得不说件事了。

潮田渚的比例非常完美。

如果说赤羽业是典型的男子体型,潮田渚的话你更多不能用性别来给他界定。

他身上的曲线非常完美,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相比于赤羽业,潮田渚的曲线更多的是细润光滑,极有柔韧感,虽然看起来很娇小(?),但实际上渚君只是骨架子比较小,身材更多的是匀称而不是纤细,瘦削的话也形容的不太恰当。

在内战篇渚君最后出现完成四杀的时候,弹幕有人吐槽说胯骨比肩宽是女体,但那个明显就是角度问题,说这种话的已经暴露了自己的智商。

还有吐槽潮田渚裤子挽了两圈说明他腿短的,那是渚君故意挑的要大一号的衣服,这种人跟上面人的智商基本处于同一水平线。


潮田渚的身材,细腰长腿小翘臀,对我就这么说了,连划线都不用。

图片说明一切:



官方最后这个特写我喜。


————————————

最后是一些吐槽:


1.关于赤羽业手里是不是有个四次元空间袋


这个吐槽我很早就想说了!!!

还是上图:



你就回答我,一个喜欢喝草莓牛奶的人哪掏出来的啤酒瓶????Excuse me???

还有:


手里照片哪来的?!!你随身带着吗?!!!

还有:


这个动作是赤羽业手往下伸,然后……


赤羽业你至于吗!!

猝不及防就让渚君文明观球!!

你这球哪来的啊喂!!!!



2.赤羽业(对没错又是他)这个人他真的不会利用外貌优势


其实这也不难理解,因为对赤羽业来说,他更倾向于实力、力量的方面,对颜值这种东西关注不多。

且不说衣服从头到尾就那几件,一个小黑衫撸着袖子就能当短袖用……咳,比如说一个眯眼的动作吧。

图片就不重复了,就上面拿酒瓶那个。

别的男人都是眯眼耍帅用的,赤羽业他,是为了表示威胁用的。

看看这区别……

但赤羽业也不是不会耍帅。

对,这点我早就想吐槽了,你这个插兜狂魔!!!

中二期的少年,你解开扣子露锁骨是很正常的,插兜某种意义上也是很正常的。但是……



你为了插兜把手套顶头上是几个意思23333333

赤羽业我不知道你什么脾气2333333

就这个场景迷之戳我笑点你看他表情还那么淡定233333333


这集还蛮好玩的,后面还有:


注意后面那个插兜的赤羽业。

整个人充满了一种【渚君你看我帅不帅你快回头看我帅不帅】的气息

我跟uu吐槽的时候,u酱跟我说简直就像是吸引喜欢女孩子注意力故意耍帅的小男生23333仔细一想这家伙也就是个初中生而已啦哈哈哈哈哈哈好幼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好了这篇超过了万字的分析就到这里啦!

有什么回头再补充!

本来是想做个赤羽业的插兜锦集取个特写放在一块让大家猜都是哪几集,后来因为工作量太大(……)我就放弃了

#我们仍未知道赤羽业到底插过多少次兜#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520快乐么么哒~❤





评论
热度(918)

© レモンのあか | Powered by LOFTER